同路人

四月的清晨,那是春天的尾巴。黄原城在暮霭中醒来,寂静的小县城又添上烟火气息,早上的第一个自行车铃声,打破了我的梦乡。

我费力地睁眼,从床上坐起来,头脑中还缠绕着昨晚和她熬夜写稿件的昏昏沉沉。她已经起了,背朝我坐在桌前,一条格子衫松松的披在肩上,我只能看到她一段白净的后颈。她闻声转头,冲我笑道:“早呀!早起的鸟儿有虫吃。”

简单的洗漱后,我正打算着把昨晚剩下的一点工作做完,才看见桌上的一茶缸蜂蜜水。心中突然泛起一丝感动,我回头看向她纤细又精神的背影,不禁出神。在那个乡下的小学校里,两人出乎意料的情投意合,让我们并肩一路走到现在,从同学到同事。这一路,我领会过她的超人思维,她的才情兼备,但她心中柔软的那一面,始终不为我所见。那一茶缸蜂蜜水,不浓不淡地表达了她细腻的关怀。岁月安稳,如同墙上安静地挂的那幅列宾的《伏尔加纤夫》我走近她,她看得入神,竟没有感觉到我,那摊开的书的厚度和和语句如此熟悉。《柏辽兹回忆录》,她抬头,明媚一笑。“是的,没想到我们是这样的志同道合,来,快和我讲讲你的看后的心得。”她高兴地拉我坐下。一说到有关文学的事情,她总能这样兴奋,我也来了兴致,索性抛开工作。快速回忆一下“它不仅仅是柏辽兹个人的一生历程,更是记录了一段历史,那个时期文化的真实写照,是艺术价值极高的伟大作品。”“你说得很对,”她的手指抚摸着那年代很久的纸面,深情而激动地说:“即使在所有人的不认可下,柏辽兹先生一生都充满了对音乐对艺术创新的勇气!不愧是西欧艺术的狂飙之子。”我们对文学的沉醉和追求让一开始陌生的两个同学相识、相知,从好友到知己,一路走来。

这时,电话铃刺耳地响起,她接起电话,我听到那一边说到:“田晓霞,明天的灾区实地调查,请你们准备一下……”我和她一起收拾行李,她叠着衬衣,一边说:“明早又要披星戴月地去机场了,那有什么办法呢,谁让我们当初选择并热爱着这个职业呢”最后,她把一本书放在衣物的顶部,合上了行李箱。

我拉灭了灯,侧头看着她恬静而疲惫的睡颜。我的同路人啊,这一夜过去,我们又要奔赴下一个的旅途了,回头看看过去的路,是你微笑着,提着路灯,在黑暗里,走在我身前;以后的路,也让我为你引一次吧。在这望不见尽头的路上啊,我们辛苦地跋涉,有幸能一起同行。

这一路,你知我冷暖。

下一路,也让我暖你身心。

深夜了,我合上眼。窗外,传来杜梨花白白甜甜的香。

上一组